正文卷 179、心機小木魚(一更)

    這四匹馬想來是常年在這地方跑,那兩匹老馬更是認得路一樣,直奔緊挨著山腳建造的幾座屋子。

    一堵不高不矮的土墻將這幾座屋子圍了起來,談陌還聽到了一陣咯咯噠的聲音,是緊挨著土墻,有一個籬笆圈起來的雞窩。

    一只大公雞,帶著它的水晶宮在找吃的。

    這幾間屋子的門口,沒有什么山門牌匾,只有三個十來歲的小孩子,在嘻嘻哈哈的玩鬧著。

    馬匹的到來,自然是引起了這三個小孩子的注意,他們看到了馬背上的李玄機,立馬圍上來叫道:“李道長,你是來找師父的嗎?師父最近晚上都很晚睡,所以這會兒還在休息。”

    李玄機明顯是常來這里,而他和三指上人陸大好的關系,也顯然匪淺,只聽他說道:“陸道兄早年落了傷勢,一直沒能看好,想來是老毛病又犯了。”

    蓮花僧點了點頭,只是眼底卻出現了疑色。

    談陌這會兒急不可耐的從馬背上跳下來,這一路上小郡主故意將馬跑得時快時慢,不知道是不是那匹小馬以為在玩,格外配合這廝,然后在這廝一連串的清脆笑聲中,談陌全靠一身六御修為撐了下來。

    雙腳略微發顫的站穩在地上,談陌發誓,他這輩子都不坐這個無證駕駛的女司機的馬了。

    等回了蓮花寺,他一定要去學會騎馬。

    翻著白眼,談陌心里頭正腹誹著,卻忽然發現他師兄的神情略微有點不太對,不過眼下不是說話的時候,于是就走上前去,來到他師兄身邊,悄悄問道:“師兄,你和這位三指上人認識嗎?”

    這個問題合情合理,而且不容易讓人起疑。

    蓮花僧聽到談陌的聲音,就轉過頭,看著談陌微微搖頭,說道:“貧僧只聽說過三指上人,未曾相見,甚至遺憾,今日得償所愿,也算是一大幸事。”

    蓮花僧說著,還沖李玄機點頭笑了笑,似乎是在感謝對方讓自己一償所愿。不過在談陌耳邊,這會兒卻是出現了他師兄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小師弟,上次來參加你慶宴上的錢掌柜的你可還記得?”

    談陌微微點頭,他記得當時他師兄提到這位錢掌柜,說的是這位是奉了某人的命令,來寧嘉縣拉攏靈幻界人士的,因此急公好義,廣交好友。

    雖然帶著目的性,但這位錢掌柜的確實做了不少好事。所以他師兄對這位錢掌柜的看法,還是褒意居多。

    “錢掌柜有次請貧僧前去喝茶,閑聊之時,提到了這位三指上人,說是可惜三指上人還沒留下衣缽傳人,便命不久矣,靈幻界因此要少一位陣法大師。當時錢掌柜的,還很肯定的說這位三指上人已經時日無多,因此以無法教導,恐誤人子弟,而婉拒了錢掌柜為他找一位有陣法天賦傳人的意思。”蓮花僧的聲音隨后傳來。

    談陌面無表情,但心中駭然。

    他能明白他師兄這番話里隱藏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師兄是在說,眼下這位三指上人,很有問題!

    一個時日無多,都沒時間教導弟子的人,怎么會在隨后不久,隱居鏡河縣,并且還收了三個小孩子當弟子?

    而這時,蓮花僧還在暗中傳音:“還記得姓方的那個賤……是方道兄嗎?”

    談陌點了點頭,那個姓方的老道士,當初可是坑慘了他,差一點他就回不來了。這會兒聽到他師兄提到這個老道士,談陌忽然一怔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一個地方,這位方姓老道士和那位李玄機道長,有一個相似的經歷。

    都是在去年年關的時候,面色鐵青的回來!

    一瞬間,談陌只覺得有種古怪的陰郁感出現在心頭,讓他下意識地抬頭。然后他看到了萬里無云的晴空中,出現了絲絲縷縷的黑氣。

    如同污染產生的黑煙,但談陌心頭的陰郁感卻是瞬間被加強。

    望著那絲絲縷縷的黑氣,談陌很想施展無法無天,借助這一咒法神通來驅散。不過他很快就壓下了這一個念頭。

    他腦海中突然有了一個想法。

    從方姓老道士到李玄機道長,還有那位三指上人陸大好,談陌總覺得有一種無形的詭秘力量,在這一帶彌漫著。

    而那些黑氣,可能就是這一種詭秘力量彌漫所造成的間接影響。

    畢竟鷹愁澗的靈氣質量,是非常高的,受到刺激產生一些反應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談陌很想將這一發現和蓮花僧說,但現在不是時候。

    李玄機哈哈一笑,說道:“蓮花師兄客氣了,靈幻界哪個不知蓮花師兄的大名?當年蓮花師兄名動天下的那一場論道,可是至今為人津津樂道。”

    這是在回應蓮花僧之前說的那番話。

    “李道長過譽了,不過三指上人既然在休息,那咱們等一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蓮花師兄既然有此意向,貧道自當奉陪到底,那兒有棵樹,你我對弈一局如何?”李玄機說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蓮花僧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見狀,一直聽著李玄機和蓮花僧對話的三個小孩子,當即就有一個小孩子開口道:“蓮花大師,李道長,二位請稍待,我這就去為二位拿棋盤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給李道長和蓮花大師泡茶。”又有一個小孩子說道。

    這三個小孩子,是兩男一女,跑去拿東西的是兩個小男孩,剩下的那個小女孩,很是文靜的走到了小郡主面前,然后笑了笑:“這位師妹,還有師弟,蓮花大師和李道長下棋,我們便一起玩吧?”

    “陸道兄的這三位弟子,倒是機靈得很啊!”蓮花僧看到這,不由出聲道。

    “若不然怎么繼承陸道兄的衣缽?”李玄機笑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很快,棋盤和棋子拿來了,沖泡好的茶水也拿來了。

    “招待不周,還請蓮花大師和李道長見諒。”兩個小男孩像模像樣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多謝盛情款待。”蓮花僧雙手合十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們兩個小鬼,就與郡主和明無焰小師父一塊兒玩去吧。”李玄機哈哈一笑道。

    于是,那兩個小男孩也跑到了談陌這邊,只不過他們路過了談陌,直奔小郡主,其中一個小男孩問道:“郡主,你想玩什么?要不我們去捉魚吧?捉魚可好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還不到時候,不然掏鳥蛋也很好玩,而且還可以吃,可好吃了。”另一個小男孩道。

    看著這兩個小男孩你一言我一語,滿臉的討好樣子,談陌不由有些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于是他干咳了一聲。

    一聽去捉魚很興奮的小郡主本要一口答應,但這會兒聽到談陌的聲音,就撇了撇小嘴,然后晃了晃小腦袋。

    談陌這才微微點頭,孺子可教也。

    而這時,他耳邊出現了他師兄的傳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,歡迎您再來,記住我們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冊會員

北京pk10怎么玩才能盈利